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临海幼儿园产业 >

中央电视台走进临海啦!是为了拍摄…

2020-08-18 14:05临海幼儿园产业 人已围观

简介1922年,朱自清来临海教书,度过了他一生中很美的一段时光,即使后来他到了北京,仍旧想念着这里,在清华园附近的一个小酒馆,就着昏暗的光,他写下《南方》,那时北方的枯寒,...

  1922年,朱自清来临海教书,度过了他一生中很美的一段时光,即使后来他到了北京,仍旧想念着这里,在清华园附近的一个小酒馆,就着昏暗的光,他写下《南方》,那时北方的枯寒,让他不由得怀念这里的每一寸光阴,这里的绿。

  他多次在文章中写到台州,怀念台州,饱含深情。他爱“和自然一样朴实”的台州人,爱台州的山水。他在给友人的《一封信》中说:“我对于台州,永远不能忘记!我第一日到六师校时,系由埠头坐了轿子去的……那时正是春天。”“我不忘台州的山水,台州的紫藤花,台州的春日。”

  朱自清在临海教书期间,创作了散文名篇《匆匆》和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第一首抒情长诗《毁灭》。

  临海兴善门外的灵江埠头,朱自清就是从这里上岸进城的。 (摄于1962年,选自《浙江民居》)

  朱自清第一次来到这里。他乘船到了台州府,在灵江埠头上岸,依次经过江厦街、兴善门、寺直街、寺后街、竹园井、河头直街、卖茅桥、天灯巷,到达六师。当时的老巷直街,如今已经变成宽坦的赤城路了。

  台州府的安静让朱自清有点吃惊。它的静寂和冷清似乎配不上台州府赫赫的名声。

  这首风景诗中,朱自清不仅表达了自己不求“浮名”、与世无争的情怀,还着重描绘并欣赏了台州幽静的风光和氛围,字里行间透露出对台州的羡慕之情。

  到了学校,登上楼,看到“远山之上,都幂着白云。四面全无人声,也无人影;天上的鸟也无一只。只背后山上谡谡的松风略略可听而已”,顿时感到“真脱却人间烟火气而飘飘欲仙了!”

  “台州是个山城,可以说在一个大谷里。只有一条二里长的大街。别的路上白天简直不大见人;晚上一片漆黑。偶尔人家窗户里透出一点灯光, 还有走路的拿着的火把;但那是少极了。我们住在山脚下。有的是山上松林里的风声,跟天上一只两只的鸟影。”朱自清说的“二里长的大街”恐怕就是现今的紫阳古街。他住的地方在北固山脚下,离紫阳大街不远。

  那时,朱自清刚从杭州来到台州,从北平毕业后,他辗转江南各个城市间,只是为了谋求一个饭碗。战乱频仍,生活常常是窘迫和清苦的。那时他24岁,已经是2个小孩的父亲。生活的重压在他的肩上,也在心上。

  山水的静美、家庭的温馨,是台州留给朱自清先生的记忆。日子虽然是动荡流离的,但那是一段非常幸福的时光。自然天地间的好和家庭的幸福美妙,朱自清先生都领略到了。

  几年后,朱自清到了北京,虽然生活安稳了,但是他还是怀念台州的时光。“在北京住了两年多了,一切平平常常地过去。要说福气,这也是福气了。……但不知怎的,总不时想着在那儿过了五六年转徙无常的生活的南方。转徙无常,诚然算不得好日子;但要说到人生味,怕倒比平平常常时候容易深切地感着。”北方的景象让他心生厌倦,“终日看见一样的脸板板的天,灰蓬蓬的地;大柳高槐,只是大柳高槐而已。于是木木然,心上什么也没有。”是啊,枯索的北方怎么能和台州的山水相媲美呢?何况台州还有紫藤花……

  朱自清1922年9月,第二次来临海时,是带着一家四口过来的,就住在这所四合院里,并在这里过了一个冬天。

  “但自然的宽大使我忘记了那房屋的狭窄。我于是曾好几次爬到北固山的顶上,去领略那飕飕的高风,看那低低的,小小的,绿绿的田亩。这是我最高兴的。来信说起紫藤花,我真爱那紫藤花!在那样朴陋——现在大概不那样朴陋了吧——的房子里,庭院中,竟有那样雄伟,那样繁华的紫藤花,真令我十二分惊诧!她的雄伟与繁华遮住了那朴陋,使人一对照,反觉朴陋倒是不可少似的,使人幻想“美好的昔日”!我也曾几度在花下徘徊:那时学生都上课去了,只剩我一人。暖和的晴日,鲜艳的花色,嗡嗡的蜜蜂,酝酿着一庭的春意。”

  在朱自清先生眼里,台州的绿,台州的山,和台州的水,远非北方能给予的。虽然这里美妙的山水不能给他安稳的生活。可到了北平,安稳得到了,可内心又不免失落,他带不走这里的山水和这里曾有的快乐,这些最接近人性灵的东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s: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284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