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 5岁女童被校车轧死 幼儿园还涉嫌非法办学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5-15 16:48   15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连云港 5岁女童被校车轧死 幼儿园还涉嫌非法办学

  2015年12月31日下午,灌云县杨集镇三图村路边发生了一起惨剧,一名5岁的小女孩紫渲刚刚走下校车还没站稳,就被开动的校车卷入后轮遭校车碾压身亡。

  2015年12月31日下午,灌云县杨集镇三图村路边发生了一起惨剧,一名5岁的小女孩紫渲刚刚走下校车还没站稳,就被开动的校车卷入后轮遭校车碾压身亡。而事故发生后校车驾驶员和车上的陪护人员竟然浑然不知,将校车开离现场送完其他学生后才回到事故现场接受交警部门调查。而让家长更加无法接受的是,事件发生后,小紫渲所在的幼儿园拒不赔偿经济损失,至今小紫渲的尸体还停放在殡仪馆里无法安葬。

  据家住灌云县杨集镇三图村4组的小紫渲家长石万友介绍,小紫渲出生于2012年5月17日,至出事前刚满4周岁。由于他和妻子都在外地打工,小紫渲留在老家由父母带着生活。去年9月开学前,家人获悉位于杨集镇镇南村的鑫旺幼儿园办学条件较好,小孩可以全脱入园,上下学有校车负责接送,于是他家就把小紫渲同村里其他的孩子送到鑫旺幼儿园入托。平时上学时,都是他的母亲或妹妹将小紫渲送上校车,放学时听到校车喇叭声就急忙赶到路南边接送点将小紫渲接回家,每次都是幼儿园看护老师将孩子交给家长然后才开车。石万友说,不知什么原因,2015年12月31日下午4时30分左右,校车急忙到达接送点没等家长过来就让小紫渲下车了,惨剧就在小紫渲下车的一瞬间发生了,校车驾驶员在没有仔细观察的情况就开动校车了,小紫渲不幸被卷入了车底,校车后轮从小紫渲的身上碾压过去并开往下一个接送点。事故发生时,小紫渲的奶奶在一路之隔的院子里听到小紫渲被碾压时发出的哭喊声,随即跑到了事发现场,此时小紫渲已经被校车压得休克过去。家人急忙追赶校车停下帮助送往医院救治,谁知校车却扬长而去,直到把其他学生送完以后才回到事故现场接受交警部门的调查。

  石万友告诉记者说,小紫渲遭到校车碾压后,家人急忙向110报警,并将小紫渲送往县医院进行救治,晚上8时许,小紫渲因抢救无效而死亡。小紫渲遭到校车碾压死亡之后,他家希望鑫旺幼儿园的开办者孙汝霞家能够积极参与事故处理及赔偿事宜,没有想到的是孙汝霞家把幼儿园关门上锁躲避起来了,始终不谈小紫渲意外死亡的赔偿问题。1月6日下午,杨集派出所与司法部门一起介入协调处理事故问题,原本约好下午2点开始处理事故,直到下午5时许孙汝霞才赶到处理地点,商谈不到半个小时孙汝霞就声称血压升高,不能继续商谈赔偿问题而草草收场了。

  昨日上午,记者专程赶到杨集镇镇南村鑫旺幼儿园进行调查。记者来到现场时看到,鑫旺幼儿园位于镇南村东西走向道路南侧的地块里,幼儿园为三上三下的四间楼房,东面的外墙上张贴有鑫旺幼儿园的标志牌。由于幼儿园已经关门上锁,小紫渲的家人及亲友都围在幼儿园围墙外等候孙汝霞的出现。现场有很多附近的村民在围观。对于这次发生的校车事故,村民们都认为是校车上看护人员没有尽责造成的。一位村民说,如果幼儿园看护老师亲自把孩子送下车,可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故了。记者在小紫渲爸爸提供的法医鉴定文书中看到死亡诊断中有这样的内容:失血性休克,骨盆骨折,左侧股骨粗隆间骨折,尿道损伤,腹腔脏器损伤。检验意见为,根据所见和灌云县人民医院有关病历记载,石紫渲符合骨盆多发性骨折、盆腔脏器损伤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昨日下午3时许,就鑫旺幼儿园是否具备办学资质等问题,记者采访了灌云县沂北中心小学有关人士。中心小学校长曹延方介绍说,鑫旺幼儿园属于非法办学,无办学许可证。平时,相关职能部门也曾对私人办学进行查处过,但是很多幼儿园在查处之后又继续非法办学了。平时,中心小学对有证的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与管理,无证的办学机构由政府部门牵头并组织执法部门进行联合查处。由于,鑫旺幼儿园系非法办学,中心小学无权介入事故调查与处理,同时校车方面学校也无权管理。曹校长表示,针对沂北境内存在私人非法办学的情况,中心小学将对全乡的幼儿园办学情况进行一次清查,发现不符合办学条件的,将上报有关部门予以取缔。